首页 >> 信息资讯 >>社会焦点 >> 安徽医改淹死在“深水区”还让各省陪葬
详细内容

安徽医改淹死在“深水区”还让各省陪葬

《人民日报》刊登了题为《安徽医改敢闯“深水区”》的文章,文章认为安徽医改敢啃“硬骨头”,敢闯“深水区”,在全国率先对县乡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药品实施“零差率”招标采购,率先全面铺开县级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并酝酿省市公立医院改革。文章认为安徽成为新一轮医改的探路“先锋”。

  然而,事实上县乡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药品实施“零差率”销售和县级公立医院改革并非安徽首创或独创,各省市按照国务院医改办的统一要求都在实施。真正让安徽医改出名并使常务副省长孙志刚升迁为医改办主任的是另外三项:一是基本药物实施 “双信封”、“单一货源承诺”、“最低价中标”的药品招标模式;二是由财政包养村卫生室;三是芜湖市县级公立医院实施的所谓“医药分开”。尽管“安徽医改模式”受到医药行业、社会各界的广泛质疑和诟病,可以说早淹死在了医改的“深水区”,但在某些官员、专家及媒体的推动下,却仍然强行向全国各省市推广。“安徽医改模式”运行4年来,其实际情况究竟如何呢?

  一、安徽药品“双信封”招标模式导致基本药物供应价格混乱,虚高和虚低并存

  “双信封、单一货源承诺、最低价中标”的招标方式唯低价是取,也就是说一个省,一个品规中标就可以独占全省市场份额,落标就会失去一个省的市场,所以对于生产企业来说就是生死大战。当一个品规有多家企业投标时,企业被逼恶性竞争,不得不以微利、与市场价持平甚至低于市场价投标,记者采访科伦药业董事长刘革新时,他说:“一瓶经过GMP认证的药品生产企业生产的含葡萄糖输液水,还不及矿泉水的价格。”还有使用了几十年,安全有效的青霉素400万U河南省中标价仅0.69元、湖北中标价0.77、四川中标价0.88、山东1.08元、山西中标价0.72元,实际上,青霉素400万U成本就不止0.7元钱。这类品种占各省基本药物中标品种的80%,但是销量不到20%。而独家、竞争少、易于围标的品种,中标价虚高严重。这类品种占到各省基本药物中标品种的20%,但是销量占到各省基本药物的80%。安徽医改模式在基层医疗机构反响极大,基层医疗机构普遍反映无药可用,原因就是恶性竞争产生的低价,在零差率政策下没有回扣返利,基层医疗机构没有积极性采购和使用,而且当原材料上涨、采购量小、配送距离远、回扣时间长时,生产企业生产销售越多就亏的越多。

  《安徽医改敢闯“深水区”》文章说“零差率政策推行之后,乡镇医疗卫生机构药品中标价格较国家指导价平均下降52.8%,县级医院平均下降36.6%。百姓的医疗负担大大减轻。”就是个骗人的鬼话,安徽基药价格在“双信封”的招标规则下,虚高和虚低并存,让基本药物低价就没有销量、高价药销量猛增。媒体报道安徽省基药2010年9月20日至2011年4月1日的采购统计数据,发现采购额前100位的品规占总采购额的66%以上,其中独家基药和单价10元以上的品规几乎占据半壁江山,例如:

  安徽医改扭曲了基本药物市场供应体系,只有独家、竞争少的品种才能高价中标,才能卖得好,导致药品生产企业不得不花费巨资公关让独家品种进全国基本药物目录或各省的增补目录。所以2011年安徽增补品规近6000个,是安徽2010年基药中标品规的三倍。在今年年初刚刚出炉的2012年新版全国基本药物目录(520种)比09板基本药物目录(307种)新增品种213种,其中中成药独家品种新增40种,达到62种。今年7月4日,广东省卫生厅发布2013版基药增补目录。其中,化学药品和生物制品共计147个品种,387个品规,独家品规116个,占到30%;中成药部分,增加了131个品种,214个品规,独家品规高达180个,占到84%。两项合计601个品规,独家品规296个,占到总增补品规的49%。其中中药注射液15个,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警示不良反应严重的鱼腥草注射液居然也在增补之列。业内人士透露进入国家基药目录一个品规需要公关费500-1000万元,广东省增补一个基药品规,也要行贿200-300万元。

  出现这些问题的根本原因是零差率政策遏制了企业正常的价格竞争,倒逼企业开展“高定价、大回扣”的竞争,在基层企业普遍采用“小临床、小学术”,谁的价格高、回扣多,谁的药品就卖得好,否则就会没有销量,就会被淘汰。回扣刺激药物滥用从大医院迅速向基层医疗机构蔓延,让基层患者既多花了钱又丢了命。安徽医改不仅未能让基层患者得到实惠,反而带给患者一场灾难。

  二、安徽医改财政包养基层医疗机构导致基层医疗服务体系即将崩溃

  安徽医改定编定岗不定人,财政全额买单,安徽省一年增加财政投入21亿元,承担起乡镇卫生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设备采购和人员经费。基层医疗机构吃大锅饭,干多干少一个样,基层医生根本没有积极性看病,普遍推诿病人。财新记者在安徽肥西县了解到2010年肥西层医疗机构住院人次下降57.4%,而流向合肥大医院的病人增加了22.2%,《安徽医改敢闯“深水区”》也披露了定远县总医院住院人次猛增51.5%,2012年,芜湖市属公立医院就诊人次、开放床位均较2009年增长一半以上。实际上就是基层患者被赶到县级公立医院。基层患者的守门人村医被逼天天做假的健康档案,不务正业,而且财政养医的补助被拦截、克扣,以至于某省在基层医改三年后的今天还公开以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名义发文“进一步落实乡村医生补偿政策的通知”,承认乡村医生补偿不到位,导致乡村医生收入偏低,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乡村医生队伍的稳定。

  由此可见,在政府投入巨大的情况下,基层医疗服务体系却面临崩溃的边缘,让患者涌向药价虚高严重的大医院,让基层患者看病更难更贵。

  三、安徽在芜湖县级公立医院实施所谓的“医药分家”只是在政府导演的一场闹剧,未能改变药价虚高、医生回扣和滥用药的现状。

  芜湖市撤消全市县级公立医院的药库,将药剂科人员集中起来成立了药品集中采购办,以集中药品采购量,招标选择供应商的方式让供应商竞价让利,由于它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医院和医生从虚高价获利的机制,虚高药价照样在医院热销,医生回扣和滥用药依旧。

  8月20日,安徽省卫生厅公布了今年上半年县级公立医院药品采购配送情况,其中采购金额前十的均是注射液,其中中药注射剂2个,抗生素5个。安徽县级公立医院药品执行省级集中采购、零差率政策的结果和基层医疗机构基本药物集中采购、零差率的结果一样,且更为严重,回扣空间大的药品销量猛增,低价药无销量,抗生素、中药注射剂滥用极其严重。

  四、安徽医改制造了一大批上访者,影响社会和谐稳定

  安徽医改以来,为我国超过50%农业人口服务的村医很受伤,特别是医疗技术好、服务好、口碑好的村医收入锐减,无法生存。而大量的懒人、庸医充斥村卫生室,优秀的村医们通过多种途径进行了呼吁、抗争,主管部门熟视无睹,今年6月中旬全国各地数十名村医到国家卫计委上访、静坐多天,争取合法权益;还有山东省、湖北等地也出现了村医上访、罢工等维权行动。这些正是财政养医带来的恶果,继续执行下去必将制造更多上访者,影响社会稳定。

  基层医改四年的结果已经以铁的事实告诉了媒体、医改专家,安徽医改已经淹死在“深水区”。所有媒体、医改官员、专家说安徽医改取得成功无非就是现代版的“皇帝的新衣”,自己光着屁股却不愿承认罢了。更可怕的是,这些拿着几百万医改咨询费的专家、靠安徽医改染红官帽的官员不思悔改,不仅将罪恶的安徽医改模式推广到全国各省,还要向县级公立医院推广,要让全国医改为安徽医改陪葬。安徽县级公立医院药品招标摒弃了“唯低价失取”的恶性竞争方式, 对“双信封”制做出调整:“技术标”与“商务标”得分分别占权重的60%和40%,最终两者相加得分最高者中标。这本身就是自扇耳光,而这种综合评标的方式正是十几年药品招标药价越高越高的主流方式。

  安徽医改回头是岸,还一息尚存,有得救,那就是落实李克强总理的讲话精神“简政放权,释放改革红利”,不要手伸的太长,政府管好该管的,比如基药目录、基药零售价格、基药质量、医保报销制度、基层医疗行为等等,而不干预基层医疗机构自身的运营,不干预基本药物采购。只有这样既发挥公开市场竞争的作用,又落实政府监管的责任,我国医改才能成功。

医疗器械 医疗器械网 引流袋 尿袋 集尿袋 医疗耗材 医疗耗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