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息资讯 >>经验分享 >> 杭州一位大伯因心痛去就医 倒在"黑诊所"
详细内容

杭州一位大伯因心痛去就医 倒在"黑诊所"

12月13日早上,一位大伯捂着胸口、步履蹒跚地走在杭州市皋塘东一区的小巷子里,之后拐进一家农居房没多久,他就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目前,大伯被送往机场路117医院抢救,家属怀疑大伯生命垂危与农居房内的“黑诊所”有关。
  大伯突发心绞痛
  独自往“黑诊所”求医
  昨天上午11点,记者赶到了机场路117医院,大伯仍在急救室内抢救,门口有几个家属正在焦急等待。
  记者了解到,大伯姓马,今年50多岁,青海人,和一帮亲戚在杭州市江干区皋塘东三区开了一家拉面店。
  “今天早上起床,我舅舅突然说身子不舒服,心口有点疼,想要去诊所看看。因为平时他身体比较好,家里人又张罗着生意,也就没在意,让他一人去看病了。”马大伯的外甥韩先生说。
  大伯出门后,并没有去正规医院检查,而是到了一街之隔的一间“黑诊所”里去求医问药,没想到突然就倒地不起了。
  “这个诊所不正规的,躲在农居房里,连块牌子都没有,也就住这的人知道里面有个诊所,开了有几年了吧。”韩先生介绍,马大伯出门后,家里人再次接到消息时,已经是大伯被送往医院,生命垂危了。
  由于大伯上午是自己走着去的诊所,家里人觉得他的病情不会太严重,现在搞成这样的结果,怀疑是诊所的医生乱用药、乱打针导致的。
  “诊所的人来过了,说是没有给他用过药,但是好端端的人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呢?”韩先生说,抢救过程中大伯已经几次心脏停止跳动了,目前仍未脱离危险。
  邻居称还没用药人就倒下了
  今天中午12点多,记者赶到了事发现场——皋塘东一区63号。这是一幢三层的农居房,大门紧锁着,里面没有人。从外边看和其他农居房并无区别,没有发现明显的诊所标记。
  不过,记者仔细查看发现,该农居房院子墙角靠着一把印有某医院字样的遮阳伞,一楼一间敞开大门的房间内也挂着一件白大褂。
  在该农居房边上的一间商铺里,几位当地住户正在讨论上午的一幕,“哎,只能说医生倒霉咯,早上刚刚开门,这个大伯就过来了,当时他们还在说病情的时候,那个大伯就倒下来了。人都躺在诊所里了,现在也说不清楚了。”几位邻居表示。
  至于在“诊所”内,医生有没有给马大伯用药、打针,几位邻居都明确表示没有用药,当时医生还在问病人情况时,意外就发生了。
  据了解,这家“诊所”的医生姓李,是一位退休医生,在此处已经行医几年了。
  目前,马大伯在倒地前是否在“诊所”用过药、打过针还不得而知,其家属表示在马大伯抢救结束后,会在医院对其进行仔细检查。
  江干区卫生局取缔事发“诊所”
  非法行医者已被控制
  马大伯在“诊所”就诊倒地后,江干区卫生局也立即介入了调查。
  经查,该“诊所”名为“小胡诊所”,卫生局执法人员赶到时诊所已关门,行医者不知所踪。随后,执法人员赶到医院,找到了非法行医者。通过询问得知非法行医者叫胡传合,河南人,近年暂住江干区皋塘东一区63号对面一简易房。
  据胡某交待“今日早上9时40分左右,病人马忠良由于胸痛、胸闷到诊所就诊”,到达后,胡某“给病人量体温时,病人突然晕厥,胡某立即拨打120,协助送往117医院”。胡某还称“当时未对病人实施任何诊疗”。目前,胡某已经已被城东派出所控制。
  江干区卫生监督所在了解基本情况后随即联合彭埠镇政府再次前往“小胡诊所”,收缴了用于诊疗用的药械,现场出具取缔文书,张贴了取缔公告,依法对该诊所进行了取缔。待病人病情稳定后,区卫生部门将进一步核查其在无证诊所的真实诊疗情况。
  今年8月以来,江干区就已经启动了“打击非法行医百日行动”,截止目前全区共组织开展取缔行动110余次,出动人员700余人次,彻底取缔“黑诊所”142家,实施行政处罚34家,罚款101100元,没收药品医疗器械2700余公斤、牙科综合治疗椅17台,取得了阶段性成效,有效遏制了非法行医高发态势。这次肇事的无证诊所亦曾遭到执法部门多次巡查,均关门躲避,未抓到现行。
  接下来,江干区将进一步完善“街镇牵头、部门参与、群防群控”工作机制,强化日常巡查、畅通举报渠道、加大行政处罚力度、完善有奖举报机制,近期将集中力量对无证诊所相对集中的城中村开展拉网式监督检查,有效打击无证诊所,保障群众就医安全。